电力改革要拒绝“概念化” 核心是电价而非拆分

日期:2013年03月22日点击数: 文字:【【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访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周大地

  中国的改革一定要针对国情   记者:近日有媒体关于电改重启的报道,经求证,事实上国家发改委深化2013年经济体制改革征求意见稿中,没有拆分国家电网的改革内容。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周大地:改革要有一个理性的出发点,就是要针对中国现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出现的问题。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50年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市场是一种手段,目的还是建设社会主义社会,目标是共同富裕,也就是现在说的实现中国梦。   对于电力体制改革,应该分析能源行业、电力体制现在出现了哪些问题,这些问题是不是妨碍了实现大的目标。而不是像有些人表面所说的市场化当然可能后头还有其他的目的。我个人认为,市场化是方向、手段,但不应该成为改革的目的。人们对于市场的认识,以及世界各国的市场结构、组织、体系也不完全一样,而且事实上没有一个所谓的规范的、理想的市场经济模式。有些国家国有化程度高一些,有些国家自由市场经济的成分更多一些,即使是发达国家之间,也有很大区别。而各国的电力装机结构、电力管理的架构也不一样。所以,如果改革只是从一个彻底市场化概念出发来讨论,这本身就是伪命题。   有人提出拆分国家电网,我首先要问他一个问题,拆分要解决什么问题,拆分后有什么好处?   记者:也许有人回答说,对区域电网公司容易实现监管,而且能够通过他们之间的比较和竞争实现一个好的监管成果,甚至有利于电价的下降,对这样的观点您怎么看呢?   周大地:区域电网之间要实现竞争很困难,因为每个区域内部的经济结构、电源结构都不完全一样,有些地方水电多一些,有的则是煤电或风电多一些,其成本也会有很大区别。另一方面,用电需求也有很大差别,电源比较集中的地方经营起来是一种状态,电源分散偏僻的地方,成本、用电量、线路长度又是另外一种状态。现在电价分区也不完全一样,上网电价和用户电价在全国各地也不完全一样。如果拆分,就得承认这些不同之处,情况就相当复杂。比如说,内蒙古自治区以后肯定还是以煤电或者风电为主,但是沿海很可能以核电为主,西南、西北可能还有一部分水电,可能还要搞天然气发电,他们的发电成本肯定有很大差别。   所谓拆分之后便于监管,可以比较其成本收益,可以弄出所谓的合理价格体系我觉得这都是比较抽象的想象。讨论问题要具体化,一具体化就反映出来持拆分观点的人究竟是不是了解电力行业;如果不能实事求是地提出改革措施,就像苏联的休克疗法那样把市场化给神圣化了。其实对市场化,很多人也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国际金融财团在世界的垄断地位,是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由于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国有资产存量比较多,所以被掠夺得少一些,幸好中国没有实行苏联的休克疗法。中国的改革一定要针对国情,看一看到底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究竟该怎么改。   电改的核心是电价而不是拆分   记者:您认为,中国电力体制改革的核心内容究竟是什么?   周大地:对于电价的管理模式,是值得认真讨论的。如果现在电价管理模式不变,改革不会取得真正的成效。电价完全由国家定价,而且有各种社会性的加价。大家对煤价也不想动,销售电价也不敢动,积累下的价格扭曲和经济评价体系失效,就越来越严重了。价格信号失灵,政绩评价体系不准,就导致我国经济投资拉动型的特点更加明显,在电价扭曲、各地投资冲动下,很多电力项目也很难说是优化的。   现在很多人一说“利益集团”就指国企,其实民营企业也是“利益集团”,而且更活跃。各个地方、各个行业也有不同的利益诉求,在这种情况下讨论电力体制改革,反而对电网布局的优化、电源结构的优化、电力项目的优化,没有太多考虑。这是不正常的。   电价的扭曲使得对国家电网等电力企业的经济评价成了难题,因为很多复杂的价格因素没有厘清,人们也很难说得清企业是干得好还是不好。可以说你干得好是因为电价高,干得不好是因为没涨电价。人们说国企不好,无外乎就是认为它低效,但是低效是怎么造成的?难道规模过大就是低效?很多问题没有解决,就想一拆了之,这种思路,我不能赞同。   记者:就您所了解的国外电力体制改革的情况,如果国家电网拆分,会对资源配置、电力投资带来哪些变化?   周大地:电网拆分和2002年发电企业拆分五大集团有区别,电网拆分会直接导致对整个电力规划、项目优化的协调控制能力的减弱。所谓靠无序竞争达到优化的理念,带来的很可能是更没有优化和规划的动力,各方都从各自的利益最大化出发,无效、低效竞争的劲头可能会很大。现在全国各地重复建设、产业雷同的现象已经非常严重。当然也有人说,市场会教育他们,但教育结果往往就是大量的国家财富流失,都是国有银行的钱,都是大家的存款,是全社会的损失。   在资源配置方面,由于利益关系更复杂了,协调起来更难。比如风电、水电由西部向东部的输送和消纳问题,不同地域的电网会有不同的诉求和压力。那么,最后谁来协调这个事?……在这些问题没弄清楚以前,盲目提出拆分,我觉得没有理论和现实的依据。   当年把贵州电网划到南方电网,是因为其水电充足,可西电东送,否则它也不该归属到南方电网。所以把电网拆得小了,未见得就能合理调度,总是想通过拆分来解决问题,不管从技术上来讲还是从体制上来讲,都没有太多的理由。   拆分的试错成本非常高   记者:在电网安全这方面,我们听说有一个观点:电力系统的安全实际上是对社会最大的经济。大停电对社会的影响太大了,您觉得“拆分”对电网安全是加强了,还是减弱了?   周大地:这要看分开以后,是否有电网统一调度,没有总调度的话,对电力运行体制会有很大影响,大家需要把契约系统搞得非常完整,这是有很大代价的。这种情况下,各个电网之间要用契约的方式确定关系,比如我这里缺了电,出了问题,对下面电网有影响,安全责任究竟如何界定。   记者:很多大停电就是由于安全责任的互相推诿。   周大地:对,确实有这个问题。从技术上讲,可以根据不同的电网结构和所有制关系,设计不同的管理模式,但是现在没有一个人可以肯定地说,分开以后管理模式就肯定比统一管理模式更优化,这里没有什么可信的证据可提供。如果只是说拆了之后“试试”,试错的成本非常高。   而在电网实行普遍服务方面,也存在没有捋清的事,一方面要搞市场经济,一方面又在具体的利益和投资的问题上没有界定清楚,哪些是属于公益性质的,国家应该用什么方式来支持?尤其是对老少边穷地区的供电问题,交叉补贴问题,都混到一起了。在这种情况下,要搞所谓的彻底市场化,我觉得有些人是很糊涂的。   我为什么这么说呢?有些改革并不是从我们碰到的问题出发,背后还是对整个公有制的否定态度,怎么把公有制拆掉成了改革目标。改革如果是在这种理论基础上做出的,我根本就不愿与之讨论,因为这样的论点根本不是从中国实际的需要和现实矛盾出发的,而是先私有化再说,或把所谓的大公有制打成小公有制,然后再各个击破,这是一些人的“战略”。   记者:那么,从当前我国能源形势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出发,您对电力改革有哪些建议?   周大地:从中国的实际情况来看,一方面环境资源的约束问题比较严重,另一方面这些年来在能源投资、能源保障能力建设方面又确实做了大量工作。   现在的命题之一就是,从未来经济发展的转型方面,能源行业到底怎么办?我们是不是要以所谓的科学产能来满足合理需求的问题,如果能源行业本身完全按照过去的外延式的、扩张式的经济发展来进行能源供应和准备,那以后肯定会面临能源供应过剩,投资无效的问题。   第二个命题,就是能源系统本身的优化。电网系统的优化还是非常重要的,是接受了市场的教训之后再优化,还是理性地提前进行优化?现在还是可以进行一番讨论甚至争论的。其实发达国家很多电力系统也未见得就优化,所以不必把西方国家的状态看作理想状态,人家也大面积断电过,也有各种教训,而且很多国家的电价也不比我们便宜。   记者:您对国家电网公司在优化配置方面有什么建议?   周大地:我建议国家电网公司加强理论研究,尤其是在电网投资的定价理论方面。我国电价的两难困境是什么?一方面大家都认为电价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电价管理也有很多矛盾没有调节好,但另一方面很多人感到为难的是,大家不掌握电力供销的数据。所以电价改革就成了想改的人不知道怎么改,知道数据的人又无权提电价改革方案,大家都失望了。   记者:您的观点提醒我们,现在很多矛盾汇集在电网环节,不仅仅是说各方面的利益纠结在电网环节,而且很多认识问题也在这里纠结,是吗?   周大地:对。而且各方的利益没有真正公开化,很多人是挂羊头卖狗肉,讲的是冠冕堂皇的市场化竞争,其实真正的目的很难说。这种概念化的东西很害人,过去搞计划经济的时候就是过于概念化了,所以走了极端。现在又要“彻底市场化”的话,肯定也会有很多教训。   记者:就如何理性透明地探讨改革,您有什么建议?   周大地:我的看法是,要把一些问题简单化,不是搞到最后大家看不清楚电力要改什么,如果连改革的目的都要掩盖起来,那就不要改革了。(来源: 英大网)

 


【投稿平台】新闻热线:023-51522117投稿QQ:117412004分享到:

传媒最新热点推荐

用手机收看独家新闻,请订阅巫溪手机报。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WXSJB到10658600定制。
详细请咨询 023-51699288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巫溪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巫溪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