蒿枝

日期:2018年07月30日点击数: 文字:【【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蒿枝

   杜正坤

蒿枝,书面语言叫蒿子。是一种杂草,是最不起眼的野生植物 。

巫溪4030平方公里的山山岭岭都生长着蒿枝。蒿枝种类多多,什么面蒿啊、苦蒿啊、齐头蒿啊、艾蒿啊、马骆蒿啊、青蒿啊、油蒿啊等等。

巫溪的蒿枝,曾是巫溪人度命的草。旧社会乃至20世纪70年代,农村人粮食青黄不接缺乏口粮时,漫山遍野的蒿枝成了人们的食品库。所有的农村人,都用蒿枝来充饥。用来充饥的蒿枝大家族中,面蒿和马骆蒿最受人们青睐。面蒿,植株和叶片是粉白色的,马骆蒿叶片是青色的。这两种蒿枝叶片大,苦味较小。人们把面蒿和马骆蒿采摘回来后,用刀切细,在开水锅里煮沸用清水淘去苦味,加入一些包谷面蒸成蒿枝饭,用来解决肚子饥饿。苦蒿,叶片是青色的。苦蒿的味道比面蒿和马骆蒿苦得多,用苦蒿蒸饭,就得先把苦蒿切碎,在开水锅里多煮几开,然后放到大木盆或竹筐内用清水漂洗好几遍。不论漂洗好久,其味仍然很苦。蒿枝虽苦,但它能填饱肚子,饥饿的人们还是狼吞虎咽地吃。记得20世纪70年代,笔者与赵祖柱同志(赵祖柱同志当时是西宁区公所团委书记,后来任过巫溪县劳动人事局副局长)在石门公社中阳大队(现在的下堡镇中阳村)检查春耕生产,来到大树生产队一户姓周的人家时,看到他们正在吃午饭,主人家吃的蒿枝饭,里面的包谷面比例不到40%。好客的主人热情地邀请我们上桌吃饭。主人家说:“不好意思,我们吃的蒿芝饭,不知两位同志吃不吃得来。”说实话,我们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我们也不客气,立即坐上桌子,每人吃了两大碗,虽然肚子还没饱,但不好意思再吃了。味道确实苦,但肚子太饿了,也没觉得好难吃。
       蒿枝,还是巫溪人救命的药。巫溪农村有许多蒿枝治病的小单方。流鼻血,扯把苦蒿叶子揉搓一下睹住鼻孔,不一会鼻血就止住了。蒿枝熬水既可以洗伤口,内服可治打摆子(疟疾)。用艾蒿煮鸡蛋滚胸膛可以治小孩子内烧不退。用艾蒿熏烤……

医书介绍,青蒿能清热、解暑、除蒸、截疟。主治暑热、暑湿、湿温、阴虚发热、疟疾、黄疸。青蒿,煎熬的水,能泻痢,生蒿叶片捣细敷伤口,可以止血、生肉、止疼痛。

艾蒿泡水能够增强人体免疫力。艾叶入药,性温、味苦、无毒、纯阳之性、通十二经、具回阳、理气血、逐湿寒、止血安胎等功效,亦常用于针灸。艾叶具有抗菌及抗病毒作用;平喘、镇咳及祛痰作用;止血及抗凝血作用;镇静及抗过敏作用;护肝利胆作用等。全草有调经止血﹑安胎止崩﹑散寒除湿之效。治月经不调﹑经痛腹痛﹑流产﹑子宫出血,根治风湿性关节炎﹑头风﹑月内风等。

过去,巫溪农村卫生条件不好,夜蚊子多,到了晚上,点燃一把干蒿枝,烟雾就能把成群结队的夜蚊子烟熏跑。

改革开放后,巫溪大搞退耕还林。蒿枝在巫溪的山坡、平地、沟壑自由自在地生长,成了人们敬如宾客的邻居。
         现在巫溪有人专门种植一种蒿枝,供宾馆餐厅烫火锅或做凉菜直接生吃。也有人把面蒿拌上调料、鸡蛋,下油锅炸成蒿枝卷。刚出锅的蒿枝卷,微苦中透出清香,沁人肺腑,让人味蕾大开,食欲大增。

 蒿枝虽然是杂草,但它却有风骨。它有用却不显摆。它美丽,却不娇气。蒿枝生命力极强,从地里扯起一蔸蒿枝,放到一块石头上晒,不管你晒多久,只要一下雨,它就活过来了。蒿枝这种不怕生存环境的恶劣,不招摇,也不怕寂寞,坦坦然然,自自在在,努力的开花,努力的结果,一春一秋,每天都那么快乐的享受着生活,享受着生命的顽强精神,令人敬佩。

【投稿平台】新闻热线:138001380000投稿QQ:88888888分享到:

传媒最新热点推荐

用手机收看独家新闻,请订阅巫溪手机报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WXSJB到1065800,联通用户发送到WXSJB到10655898,电信用户发送到WXSJB到10659699定制。
详细请咨询023-51522116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巫溪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巫溪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