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追寻昨天的记忆

日期:2018年05月10日点击数: 文字:【【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追寻昨天的记忆     

                                                                                                            作 者  肖  治

 

我曾写过一篇咏叹重庆市历史文化名镇 —— 宁厂古镇的散文(《浅吟低诵忆沧桑》)在《当代文艺家》《重庆巴渝文化》《中国当代作家联盟》等媒体发表。文章抒情、厚重的语言,将裹携历史尘埃的古镇山水、风土人情、百业昌盛贯穿成精神的感悟,受到《中国当代作家联盟》主编李培东先生推介,收入即将出版的《中国当代作家文选》之《时光的记忆》

远离故乡的游子,深深地怀念宁河。我在吊脚楼的木屋里诞生,我看到的第一缕星光,是岸上盐灶的灯火 ........ 我对古镇历史文化的青睐,对自然山水的热爱,不在少年,不在童年,而是成年离开家乡工作之后。                  

近年来,随着重庆市巫溪县“巫文化”艺术节的举办和当代历史文化旅游的兴盛,有关宁厂古镇“巫文化”、“盐文化”的文章诗词越来越多,而且文章的作者不乏写作高手,因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敢抒发故乡的情感,倾述恬静的乡愁。

“五、一”假日,我乘借宋代诗人苏东坡左手牵着猎狗,右手托着苍鹰,一任欢快的马蹄自由奔放、驶骋的豪爽;带着“老夫聊发少年狂”的心境,踏上故乡的土地,翻晒时光深处的情感记忆。

 

宁厂古镇位于重庆市巫溪县城北部,镇上楼房临河而建,距巫溪县城10余公里。房屋以石为基,以木制梁、以砖、土或石砌墙,以竹隔断,青瓦盖顶,洁净素雅。许多遗迹疮痍满目,看似欲将倒塌,活像历经沙场的悲壮英勇。旅行中,宁厂古镇解放街36号(麻柳树河岸),一处古色古香爬满青藤的木屋吸引了我的视线。

这是一栋面积不大的小屋,门前摆满了各形各样根雕似的木桩和古建筑中残存的石碑、石阶,还有摆放整齐、用于做饭的天然木柴和酱油色的圆形水缸。这些饱经风霜的器具,将正屋不大的木门恰到好处地掩蔽着,室内琳琅满目的宁河奇石、盐厂制盐工艺采用的鲜瓢、盐工穿戴过的蓑衣、记忆中的油灯,看似亲切,令人震撼。我将高中毕业,进入盐厂做临时工的日子一一梳理,将陈列的生产生活物品,与记忆中的工具凝神屏气地欣赏、对应,沿着室内木梯,向居室的纵深处走去。

行至梯口,一位45岁的男子手扶金丝眼镜、满脸微笑地迎面走来。男子自我介绍地说,他叫沈开云,是这家房屋的主人。他向我介绍了他的“领地”。随着大宁河旅游开发稳步推进,全国各地到宁厂的游人越来越多。为宣传家乡,展示古镇曾经的辉煌,他开办了集文化休闲、避暑观光、特色餐饮、娱乐住宿于一体的“集雅轩”会所。

在沈开云引领下,我参观了他的艺术居室,登上了供游人休闲的阳台,感受了“集雅轩”诗画客栈。因为“集雅轩”的特色经营,近年来“集雅轩”每年接待游客上千人次,因整体出租、包吃包住的经营方式,被重庆市开州区文联(美术摄影协会)作为文化艺术创作实验基地,并定期选派艺术大师到古镇摄影采风、即席创作。

“五、一”的阳光分外清爽,滋润舒缓的空气伴着花香让我一次又一次忘情地驻足和深深地留连。离开“集雅轩”置身青石板,抚摸泰山庙河中的象鼻山,看着沿街随意放置的石磨和铁将军把门的民居,心中泛起一波又一波情感的涟漪。

宁厂古镇,是三峡地区古人类文明的发祥地和摇篮,堪称人类“上古盐都”和世界手工作坊的“鼻祖”。自先秦以来,宁厂古镇因盐而兴长达5000年之久。来自陕西、湖北、四川等地的盐商云集此地;盐运码头“日有千人拱手,夜有万盏明灯”清朝乾隆年间,有盐灶三百三十六座,煎锅一千零八口,成为全国十大盐都之一。

在古镇东、西南岸山腰,有明末清初农民起义军领袖李自成旧部贺珍——率兵驻扎的女儿寨,又名女王寨。山寨 依山而建三层,呈石木结构。据上去过的人讲,女儿寨底层围墙设有炮台,中层为坡地,顶层为哨所。

因为贪恋路途的风景,我和不期而遇的游人像春天的小鸟一般忘情地拍摄,用了足足三个多小时,才步行到达宝源山下的龙君庙盐泉。

据《大宁县志》记载:龙君庙初建于汉代。庙内盐泉因猎者追逐白鹿而获得,为宁厂游览之胜景。清同治八年(1869年)被洪水冲毁,光绪十一年(1885年)修复重建。1958年大办钢铁,当地群众用龙君庙砖块筑高炉,木材被拆,庙宇曾被改建成盐工宿舍。改革开放以来,龙君庙旧址曾一度作为张家涧社区居委会办公用地。

在龙君庙盐泉,我邂逅了来自重庆市主城区和福建、江苏等地的美女、帅哥,我不失时机地摄下了他们亲吻泉水的靓丽镜头。

当阳光西行快要落山的时候,宁厂镇专职文化干部甘霖先生通过微信知道了我的行踪,这位热爱生活、钟情写作、颇有工作激情的男子以导游和主人的身份,陪我攀越了宁厂呼延坝至双溪溶洞水泥公路桥对面长达2公里的盐马古道。让我在神思飞跃的行旅中,感受巴盐古道的沧桑和古代先民运盐的艰辛。

那曾经沾满先人汗渍的古盐山道历经千年的风雨侵袭,积存着沉甸甸的地域风情。作为导游的甘霖先生和参与古道修复的当地民工介绍:历史上的川陕盐道,以宁厂为起点,沿大宁河一路向北,翻越大巴山主脊鸡心岭之后,经过瓦子坪、猫子庙,最终抵达陕西最南端的镇坪县钟宝镇,全长100公里。而盐道主线全程从宁厂到兴安(今陕西安康市),共300公里。据巫溪相关媒体介绍:2015年以来,我县共修复盐马古道九条,累计里程长达10余公里。宁厂至双溪这段修复中的盐道长达2公里,工程将于7月完工,扮靓2018年即将举办的大宁河国际漂流节。

穿行在即将修复的巴盐古道,我们被沿途的风光和工人一丝不苟地劳作深深吸引。青山下、古道边,那些用骡马为修复工程小心翼翼运送泥沙的工人,在丽日晴空下,在潺潺的流水中,在骡铃声声地叮当里,再现了古道运盐的场景。我后悔没有带上专业数码相机,举起手机,在渐渐来临的色夜里,追寻古道沧桑,重拾不老的印记。

 

 

 

 

 

 

 

 

 

 

 

 

 

【投稿平台】新闻热线:023-51522117投稿QQ:117412004分享到:

传媒最新热点推荐

用手机收看独家新闻,请订阅巫溪手机报。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WXSJB到10658600定制。
详细请咨询 023-51699288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巫溪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巫溪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