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伊始 话“红包”(散文)

日期:2018年03月01日点击数: 文字:【【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通讯员 肖 治) 时下,微信红包成了人们联络感情、表示友爱最流行的方式。随着微信的兴盛和普及;红包成了逢年过节或日常用生活中,人们必不可少的潇洒娱乐。

生活中,玩微信红包的每一个人,虽然从朋友圈抢到的红包数额从几角、几元或十几元、几十元不等;但是,人们抢红包时的那种难以抑制地激动和喜悦,时至今日,有增无减。发红包、抢红包、送红包,成了各类微信群友或各个家庭成员之间的热门首选。红包载着深情、藏着厚谊,滋润着我们乐此不疲的精神家园。

我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红包跟古代的“四大发明”一样,它最初的故乡也在中国。传说,现在兴盛的红包大约起源于北宋,一天北宋官员王安石接到一位远在他乡的亲戚要办喜事的消息,因为,当时王安石正忙着革新变法条文的起草,抽不出身为亲戚道贺。而且,王安石那会不在家中,身边没有银钱。于是,就写了封贺信请人捎去。

王在信的末尾说,因没有时间前来,故在下月派儿子送十两纹银登门致贺,并将此信置于一个朱皮信柬之中,让驿使捎去。这就是传说中最初的红包。

明清时代,我国开始出现了部分地区通兑的银票,于是,有人便模仿王安石的做法,将银票置于信柬作为贺礼派人送去。久而久之,便逐渐演变成了今天的红包。

儿时过春节,记忆中每个人都很向往大年三十晚上的守岁,因为大人会给孩子发压岁钱。那时,即使有红包存在,我也没有听说过红包一词。因为,当时家家户户经济并不宽裕,孩子们所得的压岁钱,不可能与现在的压岁钱相提并论。后来,到了70年代,春节我也会得到5分、一角、五角等数额不一的崭新的压岁钱。它们的墨香散发在我的衣角;让我美美地享受那种少有的精神满足和愉悦。

记得八十年代有一年春节,我们班上一位男同学,第一次获得了一张面额贰圆的压岁钱,这在当时可以买到40个包子或相同数量的鸡蛋;这确实是一个不菲的收入。因为朋友的阿姐与镇上一个干部恋爱,那位年轻干部第一次到他家,这位同学才因此享受了在当时看来,很富有的整整贰圆压岁钱。

参加工作以后,同事家里的红白喜事,送个伍圆、拾圆;主人家都会用大红礼薄请专人记账,用以今后还情。现在,各家各户娶亲完配,有人用微信红包给予代替。有的地方过(喜)事,由主办方主人预先提供一定数量的空纸红包,让赴宴者自己将礼金装入,红包封面写上赠送者姓名、礼金数额,交给对方知客或喜事总管。如今,红包成了人与人之间传情达意、寄予某种心灵愿望的方式和手段。比如,一个人去医院看医生,尤其是需要动手术的那种大病,病人家属,常常会主动地给主刀医生送个红包。一些人上法院打官司,即使理由充分,证据确凿。有的人依然有递送红包的习惯。至于逢年过节,单位领导给员工发放红包进行慰问,那是另一种值得讴歌的人文关怀。

这些年,我先后发过200元左右的红包,也抢过不少朋友的微信红包。现在,我对红包的热情逐渐理性并日益淡化。很多时候,我都心甘情愿地将抢红包的机会,让给年轻的同事和朋友。

红包,是将有限资源经智能手机通过网络发散,从而促进人与人交往的一种有效方式和手段。微信红包支付、抢红包、发红包,作为一种潇洒地娱乐无可厚非。如果我们过份地痴迷和钟情红包,有可能让别有用心的小人或犯罪团伙予以利用,并最终造成个人一定层面的经济和精神损失。为了你的身心健康、为了免受不必要的经济损失,劝君小心使用红包、不依赖红包并科学理性地使用红包。让红包成为生活的精彩点缀,让生活因为红包变得丰富和美好。

【投稿平台】新闻热线:023-51522117投稿QQ:117412004分享到:

传媒最新热点推荐

用手机收看独家新闻,请订阅巫溪手机报。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WXSJB到10658600定制。
详细请咨询 023-51699288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巫溪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巫溪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