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雅的琴师

日期:2017年11月08日点击数: 文字:【【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肖 治   

 

01

        不知什么时候,一只迷途的黄蜂,飞进了A镇邻街居民楼敏潇阳的家里。

         那是一套标准的紧凑型住房,临窗的客厅,是敏潇阳练琴的区域,也是琴师抒发情感,与中外经典名曲邂逅、交流的音乐圣地。

 一天,一只黄蜂,将它飞进琴房的秘密,告诉了别的另外一些黄蜂;很快,钢琴师敏潇阳家东边客厅、靠窗台一侧的天花板上的螺旋灯巢里,成了三五成群的黄蜂的集体栖身地。

这些黄蜂,是何时迁来的?黄蜂的存在,对于昼出夜归、热衷于中外名曲的敏潇阳来说,简直是个天大的秘密。

黄蜂,沿着那颗早已失去生命的乳白色灯泡光滑的头颅,象攀越珠穆朗玛峰的登山队员,自由安祥地来来去去。敏潇阳演奏的《二泉映月》《梁祝》《黄水谣》等传统名曲,装扮着黄蜂的梦,满室飘逸。

 

02

         敏潇阳,是小镇艺术团的爱心队员。他个子不高,满脸胡须。下乡演出,观众好几次将他认成了电视上的文艺名星。

         敏潇阳内心没有名人情节。无数次省城学习,好多学员乐此不彼地与大师们合影,他却处之泰然,从来没有半点动心。

          暑假,敏潇阳的女儿敏珊,带回了几位非常亲近的客人,于是,客厅便成了亲朋好友的临时卧室。

          夜间空调的爽风,从柜机飘出,吹拂着窗帘;一只忘情的黄蜂,因强劲的风力,迷迷糊糊地摔倒在米黄色的皮沙发背上,发出“嘭”的一声沉闷的回音。沙发上安睡的男孩,揉着朦胧的睡眼,似醒非睡地坐了起来。

          坐起来的男孩叫何刚,年方18,即将进入南方一所医科大学。从何刚文静的长相推断;他应该是钢琴师敏潇阳的侄儿。空调24度的室温,给了何刚梦呓般地感觉。借着柔和的光源,何刚看见,有许多只黄蜂,聚集在头顶靠近窗边的灯巢里,如芭蕾舞演员一样扇动着跃跃欲试的薄翼。

          何刚,想起了黄蜂追人的故事,想起了乡下同学被黄蜂咬后的痛切,他的睡意,伴着对黄蜂的想象跑得无影无踪。

 

03

          大清早,何刚将客厅有黄蜂的惊人发现,第一时间告诉了琴师敏潇阳。

          顺着何刚的指引,敏潇阳抬头仰望歇息在灯泡表面的黄蜂,以驾驭五线谱的艺术思维,推算和想象黄蜂的来历。

        “哎呀,好吓人罗;这么多的蜂子聚在一起,如果不驱赶或消灭它们,小心它做成蜂巢,随时随地的攻击我们”敏潇阳家的阿姨,一边收拾客厅,一边不由自主地插话。

         “是啊,前年高一,我们有个同学回家,被蜂子咬达,好几个星期,他的脖子都是歪起的”心有余悸的何刚认真地说。

          听着大家的议论,敏潇阳想起了A镇艺术团一次下乡演出,途径一个蜂巢,好几个演员被黄蜂咬伤的情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一连几天,主人、客人围绕黄蜂展开了讨论。敏潇阳的女儿珊珊、侄儿何刚回忆、讲述着单位同事、好友被黄蜂扎伤的经历。

           “喂,阳琴师,这么多黄蜂在家里,你给他们开个专场音乐会,反正你是大师,你就用钢琴音乐招待它们”一位上了年纪的邻居开着玩笑,风趣地说。

          敏潇阳家里招来黄蜂的消息不径而走,有人提议“火攻”,有人建议用楼梯和塑料口袋作武器;有人说,干脆用事先准备好的塑料袋,将灯巢封闭让黄蜂缺氧;最终将它们逼死在灯巢里。

           大家的话,象一阵清风,在钢琴师敏潇阳的左耳和右耳之间,来来回回地穿行。

           敏潇阳和女儿珊珊,交流着黄蜂进入家庭的祸福,他想起了百度上说过,黄蜂进入家庭,是家人吉祥幸福的象征。可是,网上也有人说,黄蜂到家是不祥之兆,必须将它们尽快弄死。

            世间一切美的事物,本应和谐相处。除非一方对另一方抱有攻击和敌意。

           钢琴师敏潇阳,接受并采用了黄蜂造访的吉利学说,对不请自来的黄蜂,没有采取任何不良的敌对行动 。

 

04

         一场缓解暑热的夏雨,给万物带来了生机,也让栖身客厅的黄蜂,回到了本应属于它们自己的天地。

          雨后,初晴的夏夜,敏潇阳又一次小心翼翼地来到窗前,观察群居在灯巢里的黄蜂。不料,整个灯巢,除了那颗坏了钨丝的光秃灯泡,没有一丝黄蜂的踪影。

          一群可爱的小生命,它们去了哪里?

          敏潇阳下意识地打开空调,一股清凉的气息,排列整齐地向临近窗边的灯巢飘去。

原来,那远道而来的黄蜂,因为贪图凉爽,才在灯巢相聚?

“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 ,只有树叶,在沙沙响; 夜色多么好, 令人心神往; 多么幽静的晚上 ”。 敏潇阳高兴地离开窗台,情不自禁地哼唱起了前苏联民歌《莫斯科效外的晚上》, 他一边唱着,一边走向钢琴,开始了夜晚的演奏。

 “小河静静流,微微泛波浪, 河面泛起银色月光; 依稀听得到 ,有人轻声唱; 在这宁静的晚上 ...... ”

          音乐中,他想起了黄蜂身上那黄、黑相间的颜色,如同庄严、纯净地套色版画;那种“纯金之黄”与“无月之黑”有机融合的鲜艳、靓丽,加深了他对黄蜂的好感。

           一群黄蜂不小心地介入,象一滴墨水,不小心地落进了琴师敏潇阳的内心,让他产生了一种人文艺术与社会哲学相统一的爱的情意,他情不自禁地调试琴键,口中轻轻地唱着,他决心创作一首,献给人与自然的爱的颂歌。 

上一篇:诗画中梁乡

下一篇:咏叹宁河悬棺

【投稿平台】新闻热线:023-51522117投稿QQ:117412004分享到:

传媒最新热点推荐

用手机收看独家新闻,请订阅巫溪手机报。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WXSJB到10658600定制。
详细请咨询 023-51699288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巫溪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巫溪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