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宁河——母亲河、父亲河

日期:2017年08月25日点击数: 文字:【【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杜正坤
 
    “滔滔宁河拱山过,日夜奔腾不歇脚。千年万年不觉累,神秘巫溪亮中国。滔滔宁河穿云过,晴空万里走银河。长藤结瓜水电站,犹如星星千万颗。滔滔宁河咆哮过,摧枯拉朽唱赞歌。一河佳酿惊世界,醉了渝东山座座。”这是一首歌颂天下第一溪——巫溪大宁河的民谣。
    千百年来,巫溪人把滋养巫咸儿女生命,孕育巫溪文明的大宁河,称之为母亲河,或父亲河。
    之所以称她为母亲河,是她在枯水季节,似一位慈爱的母亲,温柔恬静,人们听不到一个雄壮的音符,像唐人的仕女画,像宋人吟唱的小曲,纤细婉约,波澜不惊。千百年来她无怨无悔的哺育4030平方公里热土上的峡郡儿女世世代代在此繁衍生息。
    之所以称他为父亲河,是他在洪水季节,一改平日慈母般的温柔,突然变性为奔放、澎湃、勇敢、无畏、豁达、剽悍的男人性格的雄性的河,像一头雄性的猛虎发出雄性的声音,从高楼河源头新田坝出发,沿途纳扁桶溪、大黄溪、小黄溪、石板溪、香源溪、竹米溪、龙门溪、二根溪、洗沙溪、深溪、风溪、蒋半溪、龙滩河、关庙河、马藏溪、背篓溪、李家溪、窄马溪、石河溪、星溪、黄连溪、尖叉溪、白鹤溪、半溪、小水溪、大水溪、崇溪、丈八沟溪、沈家溪、东溪河,紫花溪、三叉溪、双溪、后溪河、五溪,穿过无数峡谷、险滩,一路汹涌翻滚、奔腾咆哮,以雷霆万钧之势,如箭离弦,如马脱缰,穿山破壁,气势汹汹,如瀑悬空,砰然万里。 奔腾的河水像滚沸了一样,到处是泡沫,到处是浪花,在急速旋转的韵律中挥师进入巫溪古城,而后再纳白杨河、渔洞溪,经庙溪入长江。
    夏日黄昏,站在古城港口,天色暗了下来,罩住人们的视线。飞鸟在大宁河两岸飞来往去,忽高忽低,时远时近,又好似要对我们讲述大宁河千百年来创造历史的奇迹。凝思大宁河畔,隐在人们心底的火苗旺盛地跳动起来。耳边好像响起了明朝嘉庆年间白莲教农民起义军在大宁河流域与官军的撕杀之声;响起了浓雾茫茫的1932年 12月,红三军到达川、陕、鄂三省交界的巫溪县东溪河流域、红池坝、大官山、通城坝等地领导农民 “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打富济贫,为民除害!”的口号声、枪杀恶霸地主的枪声和把粮食分给穷人的欢呼声;响起了1941年8月8日,日本侵略者的轰炸机轰炸千年古镇大宁厂的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了1948年1月7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下川游击队奉大巫支队在大宁河边的西宁桥打响奉大起义的枪声……
    大宁河,见证了巫溪农民起义军浴血奋战的沧桑历程,见证了中国工农红军的英勇顽强,见证了中国革命的大转折,见证了巫溪人民迎接解放、建立人民政权、清匪反霸、土地改革、农业合作化、人民公社化、全民办钢铁、文化大革命、农业学大寨、改革开放等重大历史变革……
大宁河是一条激涌革命洪流的河,记载了巫溪的辉煌历史。载走了历史的星辉斑斓,黯淡了战争的硝火烽烟。在今天的大宁河上,已看不到那宿息于天地之间“惊天地,泣鬼神”的场景,听不到狂涛醒乱世的怒号。
    美丽的大宁河,奔流的大宁河,这巴山深处渝东边陲的精灵,让人们心生几多沧桑的感慨。水声轰轰,响在耳边。寻声望去,浓墨碧绿的大宁河水蜿蜒绕流,像土家族姑娘长长的头发向后飘扬,更像红军的军旗,在阳光中和着小小的水珠飞扬、飘逸。
    改革开放以来,在大宁河水系上建造的数不胜数的水力发电站,像长藤结瓜、星罗棋布,为巫溪的经济社会建设提供了强大的能源支撑,为巫溪人民创造了极大的物质财富。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加大对大宁河防洪护岸综合治理工程的投入,给得到了全面治理的大宁河增添了异采。
    大宁河,搅动着激情,沉淀着巫咸儿女生生不息的文化气质,博大的母性兼雄性的特质,彰显着百折不回、艰苦卓绝,奔流着的不仅是一河流水,而且是巫咸儿女的一腔斗志。
    大宁河,从历史记忆之床流过,再向百姓的期盼之岸流去。它是哺育这片热土的一个符号,是鼓荡巫咸后裔血脉的一种感觉!
 
【投稿平台】新闻热线:023-51522117投稿QQ:117412004分享到:

传媒最新热点推荐

用手机收看独家新闻,请订阅巫溪手机报。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WXSJB到10658600定制。
详细请咨询 023-51699288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巫溪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巫溪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