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文化”滋养中一路前行

日期:2017年07月17日点击数: 文字:【【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肖 治

 

 

一、

记忆中,第一次接触“文化”敬仰和崇敬“文化”这个词,始于20世纪70年代。

当时,我生活的小镇,许多家庭的主人是国营巫溪盐厂生产食盐的盐工;但是,古镇“七里半边街”知书达理的文化人也不少。据大人讲,那时的政府机关,不仅有高学历的知识分子,在宁厂(四段)盐厂生产车间旁,就住着一位接受思想改造的大学老师。他成了我们这群小孩茶余饭后的伙伴,从大学老师那里,我们学到了一些似懂非懂的东西,也知道了文化的重要和知识的价值。

因为年少,我对“文化”这个词有许多特殊的敬爱和想象。做有知识、有文化的劳动者,是宁厂古镇多数人的愿望。母亲告诉我:古镇碧绿的山、恬静自然的水,诚实厚道的人和千年流淌的盐泉,在人们心里,都是一种文化表象和历史传承。

7岁那年,我带着对文化的憧憬和向往,走进古镇设在“吴王庙”里的学校;开始了“以学为主、兼学别样”的学习生活。

 

二、

文化,是人与人之间的行为规范,是传情达意的语言表述和某种知识技能。也是热爱生活的一种情感释放。

小学期间,革命现代京剧《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海港》、《龙江颂》、《杜鹃山》的出现,带来了文艺的繁荣;电影连环画《平原游击队》、《渡江侦察记》《南征北战》《奇袭百虎团》成为当时儿童的最爱。儿时,我最爱学唱《红灯记》主人公李玉和,狱中临危不惧的片断和《智取威虎山》杨子荣“打虎上山”的曲目。

 曾经猜测,能编写出一幕幕现代京剧,创作出气势恢弘的音乐旋律、描绘出精美的连环画册者,会是怎样的文化人呢?在我的情感字典里,那些艺术再现当年场景,将英雄人物演绎得维妙维肖的电影表演艺术家,应该是真正有文化和最了不起的文化人了。

 似水流年,时光荏苒。20世纪80年代,我有幸进入了乡镇文化站干部队伍。工作后我才知道:文化是阳光、似空气,如血液。文化是人们赖以生存的心灵家园。原来,看似平常、简简单单的“文化”两个字,充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认知和学问。

33年的摸爬滚打,锻造了自己特有的文化理念和性格;也成就了无数文艺青年。今天,当我回头张望的时候,当年乡镇的艰辛、条件的窘迫,文化工作在乡镇可有可无的情形,已被繁荣、发展、创新、昌盛所替代。

 

三、

人在不同的年龄、生活在每一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思想修养和文化沉淀。有人说:你今天的模样和气质,包含着你曾经读过的书、走过的路、经历的事和爱过的人。文化开启了我对美的感知,多年的基层文化工作让我从哲学、社会科学和人类历史、语言学等多个学科,对文化进行一次次探索、认知和重新界定。

文化是一种社会历史现象,它传承着国家、民族的历史、地理、风土人情、包括一定地域人们的传统习俗、生活方式、文学艺术、行为规范、思维方式、价值观念,是人类进行交流、普遍认可的一种能够传承的意识形态。是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

新时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确立,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民族、大众文化指明了方向。党的十八大以来的一系列方针政策和习总书记有关文化的重要论述,是我们整个文化工作的法宝和行动指南。

放眼峡君巫溪,《中国梦、巴渝风、宁河情》送戏进村文艺演出历经多年常胜不衰。全县乡镇文化站、群众文化体育中心如雨后春笋开满大地。“我运动、我快乐”全民健身文体活动如火如荼、遍布城乡;国家每年对基层公共文化建设的资金投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的实施;滋润着文化这颗生生不息地常青大树。成为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构建的理论支撑和工作动力。

伴随改革地深入和广大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的提高,我县田坝、下堡、上磺、古路、城厢、宁厂、徐家、白鹿等乡镇,一大批乡村文化守望者,怀惴文化自信、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坚强意志和铁一般的信念,为打造时代新文化、为丰富乡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不忘初心,在群众文化这片丰厚的土地,一路高歌、豪迈前行。

 

 

【投稿平台】新闻热线:023-51522117投稿QQ:117412004分享到:

传媒最新热点推荐

用手机收看独家新闻,请订阅巫溪手机报。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WXSJB到10658600定制。
详细请咨询 023-51699288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巫溪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巫溪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