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标语书写者后代巫溪寻根

日期:2017年05月19日点击数: 文字:【【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红军标语书写者后代巫溪寻根

 邵碧清

      2017年5月14日,红三军开国将军杨虎臣、樊哲祥、邓家泰的子女杨剑、樊小祥、邓秋林、邓东元等,与浙江绿投集团凌波经理一道来巫溪,重走红三军小长征路,考察投资项目。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巫溪通城长红村司令部驻地旧址土墙上的红三军政治部标语,居然是考察团樊小祥老师的父亲樊哲祥将军亲笔书写的。

红三军后代在红军标语墙前合影

    听说巫溪红三军革命遗址保存较好,考察团一行为了早点踏上红三军父辈在巫溪艰难的转战之路,心急火燎匆匆赶往巫溪。原定下午四点半到巫溪边界的,三点前就赶到了,与县发改委李铁副主任等驱车赶往通城镇。

     通城镇党委王兵书记引领考察团到长红村,听取了讲解员向婷关于红三军小长征战略转移在巫溪的艰难历程的介绍。

巫溪地处渝(川)陕鄂交汇处,有“巴夔户牖,秦楚咽喉”之称,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红三军主力红军最早进入川渝的地方。1932年12月15日,贺龙率红三军小长征从巫盐古道进入巫溪,红军以顽强的意志挑战了蜀道难,“贺龙骑马过冰湖后”,经过神农架原始森林艰难前行,穿过海拔2796.8米的重庆最高峰阴条岭边缘,攀越了幽深的大峡谷。1932年12月18日,左右路军在通城夏布坪会师后,部队前往通城坝。

红军一万多人来到通城,先头部队到达了巫山边,后续部队还在夏布坪,部队行军象一天天长龙,整个坝子都住满了红军。后来人们把红军走过小路称为红路,所辖的区域命名为红路乡,后来才合并到通城镇。贺龙将司令部设在长红村石门子张团总的老宅张家大院,现在当地人还保留着身穿红军服、手持长枪,为红三军司令部站岗的习惯。

 

在通城,红三军打击土豪,纪律严明,和群众鱼水情深,传送着《红军打土豪》、《幺女子回家》、《一盏桐油灯》、《一把瓦酒壶》、《一双乌木筷子》故事,当地群众创作了《十字红军歌》,著名词作家彭子柱和赵四方创作的《红路》歌获重庆原创十佳歌曲奖,“走红路、思红军、赏红叶”成为了巫溪人的红色旅游常态。

红军后代在红三军司令部旧址前合影

    由县委党史研究室主编的《红三军小长征在巫溪》书中介绍,1932年12月18日在长红村张家大院,贺龙主持红三军司令部会议,研究确定了了攻打巫山大昌镇的作战计划。

贺龙见门口有泥墙,让政工人员写标。由于墙是泥石结构,浸得很,写一次又一次,字迹总是不现。于是,他们找来糯米与桐油掺和,一试果然奏效。便写上了让人在红三军政治部在老屋土墙留下了“红军为穷人得到土地粮食和平而战!”、“分配土豪的粮食衣服给穷人!”并在标语的下面落上:“红三军政治部,一九三二年冬,红军路过此地初次宣传”。

《巫溪民间文学》还收录有这样一个故事:红军走后,土豪恶霸与还乡团回来了,气的暴跳如雷,马上叫人来铲。不知识什么原因,字总是铲不掉,即使费力铲下了,隔不了多久,字又依然现出来了。恶霸们感到很奇怪,又叫许多人来铲,可还是铲了又现,就这样天天铲,天天现,铲一回,现一回。还乡团和土豪恶霸吓慌了,说“这标语有神,不能再铲了”,于是,乡丁们再也不敢去铲标语了。他们每见红军标语,抖抖颤颤的,越想越害怕。于是,红三军政治部标语就这样保存了下来,被称为“铲不掉的标语”。

在当地干部群众的精心保护下,“红军为穷人得到土地粮食和平而战!”的标语至今基本完好。据考证,它不仅是川渝最早的主力红军标语,也是川渝保存最久的主力红军标语。将军的子女们看到整修维护好的红三军司令部房屋,看到红军父辈亲笔写下的标语, 历经85年的风霜雨雪,居然还保存在土墙上,觉得是一大奇迹,一面纷纷禁不住热泪盈眶,一面感谢当地人们的精心呵护。

    三

标语书写者樊哲祥将军的儿子樊小祥和儿媳王燕与标语保护者张同如合影

     杨虎臣将军的女儿杨剑老师介绍说,眼前这幅标语是樊小祥老师的父亲樊哲祥将军书写的。杨剑女士说:1932年秋冬,面对国民党第四次重兵围剿,红三军退出洪湖根据地,进行了小长征战略转移,历经五个省20多个县,是个非常惨烈的征程,前有国民党部队拦截,后有敌军追杀,三个来月里,每天近百里强行军,内部左倾肃反残杀,文化人所剩无几,当时樊哲祥伯伯文化水平较高,任宣传科长。

         由于左倾夏曦肃反,据能够刻印传单的红三军宣传科成员谭友林将军回忆,他和樊哲祥也曾因为在段德昌的领导机关刻过油印,不仅被捉还险些被杀,是贺龙等人说,把他们也杀了,谁来写标语?才幸免于难的。

       2014年国庆,杨剑姊妹四人重走红军路来巫溪后,把现存“红军为穷人得到土地粮食和平而战!”标语照片带回去,与樊老留下的墨宝认真核对,繁体的“穷”字是樊老的风格,尤其是“地”字与樊老的笔迹完全一致,还得到了邓家泰将军子女等认同。经过认真考察后,红三军后代们一致确认,是红三军樊哲祥将军亲笔在这里书写的标语。

樊哲祥将军旧照

据《中国共产党历史网》等资料介绍,樊哲祥将军是湖北省公安县人,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历任文书、股长、科长、参谋、秘书主任、团参谋长、分区司令部参谋长、旅长、师长、军委防空司令部副参谋长兼处长、华东防空部队副司令员、防空军高射炮兵学校校长、广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解放军通信兵部副主任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他参加了湘鄂西、湘鄂川黔等苏区的反“围剿”战斗,参加了红三军小长征和二万五千里长征,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国少将之一,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樊哲祥将军的儿子樊小祥老师介绍说:他爸是1909年出生的,1929年参加红军后,在洪湖一带战斗。1932年红三军遭遇到国民党重兵围剿,随贺龙军长一道开始战略转移,后被称为“红三军小长征”。若从大洪山会议决定转移算到鹤峰,行程有七千多里;若从洪湖撤退开始,到攻打桑植县城,有近八千里。所以有“红三军八千里小长征”和“红三军七千里小长征”两个说法,人民出版社《贺龙全传》里是以“八千里路云和月”专章介绍红三军小长征的。后来,他爸参加过长征、百团大战和解放战争等战斗,1963年,任广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

 他说,父亲是个标准的军人,也是不苟言笑的严父。平时对几个孩子都很严格,偶尔才有柔情,但是在儿女们心里认为他是值得尊敬的好父亲。他爸闲时爱好书法,并且很有造诣,留下了不少墨宝。

红军后代在红军首次入川纪念碑前听取介绍

    考察了红三军艰难走过的大峡谷后,红三军后代们来到渝陕鄂交汇处徐家镇一线天,镇党委李勇书记一行在红军首次入川纪念碑前,介绍了红三军主力红军从该镇三省交汇处“自然国心”鸡心岭界梁子进入巫溪,这里成为主力红军入川第一地的情况。

一线天悬崖绝壁,天光一线,是出入川陕鄂的咽喉要道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国民党军还在峡谷顶筑起了碉堡。1932年12月15日清晨,红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占了碉堡,控制了保安队长,红军以上书“为民除害,横扫天下,挡我去路,以卵击石!贺龙”的“特别通行证”智取了一线天,相传还是贺老总取的名。红军迅速三面包抄敌布阵的七蟒峡,打响了入川第一仗,国民党黄涛部队被打得大败,仓皇往县城逃跑。

 

红军夜宿徐家街,在这里召开了公审会,处决了竹溪押过来的红猩老爷和一线天收买路钱的杨恶霸,杀鸡给猴看其他土豪纷纷跪地求饶,自愿把粮食财物分给群众。红三军与群众一个铜板一个橘、红薯情深的故事流传开来。红军入川的行动,让国民党蒋登第县长闻讯吓得弃城而走,一些官员土豪赶忙携财物外逃。

红三军后代在“红军首次入川纪念碑”前兴奋不已,迫不及待合影留念。然后大家徒步进入一线天峡谷,考察了红三军大部队走过的绝壁上古栈道遗址,目睹了从峡谷到山顶碉堡的健身步道规划和打造红色旅游情况。

 六

向红路小学赠送将军照片

红三军后代们还兴致勃勃来到在红军路过地方建立起来的红路小学,考察该校“纪念革命先烈,弘扬红军精神”的情况。

 刚到校门外,“走红军路、承红军志、扬红军神、圆红军梦”的文化主题映入眼帘,“红军精神代代相传”的标语格外醒目。谭兵校长站在红色文化墙边,引导大家边讲边看,红三军在巫溪行军路线图,“五个银元”、“挥泪斩同胞”、“一件旧棉袄”、“铲不掉的标语”等故事。全校学生整齐穿着红军服,齐唱《我们走在红色路上》和《十字红军歌》的图片,在这里成功举办“巫溪县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等重大活动,让大家唏嘘不已。

红三军后代们还捐赠了亲笔签名的“1959年10月1日开国将军集体照”和邓家泰将军传记,接受了县委党研室送给的《红三军小长征在巫溪》一书。

 红三军后代与浙江绿色大地投资集团凌波经理一起,抓紧分秒时间与常务副县长李先斌、副县长黎中华交流,还考察了新城建设、宁厂古镇、汉风神谷、大宁古城,与发改委、旅游局、城乡建委、城投公司、工业园区、利民公司等进行PPP项目合作洽谈。联手配套大峡谷打造红色小镇,开发历史文化名镇宁厂古镇,搞好巫溪全域旅游,已经成为了双方的共识。

夜晚,红三军后代们来到县政协书画院,挥毫泼墨,留下墨宝给巫溪。樊小祥老师题写了“三军过后尽开颜”、“铲不掉的标语”,邓秋林和杨剑老师题写了“红军之路、不忘初心”。

红三军后代离开巫溪后,还专门给县委县府写来感谢信。信中说,尊敬的巫溪县委县府及各级领导、亲爱的父老乡亲们:我们是贺龙元帅领导的红三军的后代,1932年,红三军战略转移艰辛跋涉到达这里。在这片热土上,我们的父辈得到这里百姓们的拥护,爱戴和支持。85年后的今天,我们追寻父辈的足迹,再次踏上这片热土,我们深深感受到父辈们的艰辛,感受到人民群众至今对红军的爱戴。我们由衷的感谢县委县府与各级领导对我们的周密热情的安排,感谢县委县府及党史研究室多年对红三军历史收集保护,感谢人民群众当年对红三军的支持援助,还要感谢以后若干年对红三军文物的保护。

樊小祥老师还激情满怀,写下了一首感言诗——

让高山作证,他们越过高山千万重;

让江河作证,他们像江河般汹涌奔腾;

让历史作证,他们是创造历史的英雄;

让人民作证,他们永远是人民的子弟兵!

(注:作者系巫溪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重庆作家协会、诗词学会会员)

 

 

 

 

 

 

 

 

 

 

【投稿平台】新闻热线:023-51522117投稿QQ:117412004分享到:

传媒最新热点推荐

用手机收看独家新闻,请订阅巫溪手机报。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WXSJB到10658600定制。
详细请咨询 023-51699288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巫溪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巫溪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