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木和羊

日期:2017年05月05日点击数: 文字:【【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李吟

 

秋阳下,一老者,一山羊。

老者身着黑衫,满脸深皱,眍眼发亮,下巴上翘着山羊胡子。老者身边有只公羊,波尔山羊,身高近一百厘米,两百来斤。公羊颈项红褐,额处到唇端镶嵌一条白毛带;一对粗角向后、向外顺利一弯,力道透出光泽……老者拍拍山羊,胡子一抖,嗓里迸出沧桑激扬的山歌:

几天几夜没唱歌,

腮边旋起酒窝窝;

酸甜苦辣嘴里嚼,

神仙没有我快活。

公羊听见主人的歌声,激动了,昂头奋力咩了两声。

这时,一位汉子走过来。汉子名叫董兴明,羊贩子。董兴明一笑:“王老汉,还不把这羊卖了?羊价从白羊山上跌到白羊山脚了。留着这只公羊,过冬跟你偎脚?”

老者一口痰吐在董兴明左脚上:“我叫王木。再喊王老汉,我抽你。”

董兴明穿着一双皮鞋,灰不溜秋。他不冒火,依然笑:“王木同志,你把三十多只羊卖给了外地人,这公羊必须卖给我。”

王木一听“必须”两字,又是一口痰吐在董兴明的右脚上:“恶人,想独霸市场,你把外地羊贩子都吓跑了。你仗着县上和镇上有背景,还有几个狐朋狗友,你龟儿横行啊?”

董兴明还是不怒:“王木同志,你要进城了,卖掉这公羊吧,我给你三千。对了,我怎么独霸市场?说清楚。”

王木扬起拳头:“过去来我们白羊村买羊的人像潮水一样,眼下就剩下你几个龟儿了,这就是证明。去年羊价每斤二十多元,今年才十六元。你龟儿心黑。”王木一跺脚,仰头看着无尽的青山。

这白羊村山高林密,还有大草场。村里人都养羊。开年后,王木不能养羊了,他要进城去。儿子多次要他进城养老,他不干。这次,儿子儿媳劝说有效,他同意进城,可还是舍不得羊……王木正要开口,被董兴明拽住衣袖。

董兴明朝王木衣袋里塞了两张钱:“王叔,我们不斗嘴了。趁你还没离开这里,我想请你喝酒。你暗自发动乡亲和外地羊贩子与我作对,这样不好。我们是签过合同的。你儿子是法官,懂法。”

王木将钱扔在地上:“你那是霸王合同。乡亲们醒了,不吃你那一套。”

董兴明脸黑了:“这公羊,我给你一万,卖不卖?”

王木甩头:“我这花颈项值三万。”

董兴明啐一口:“白金做的?”

王木猛拍公羊的脑袋:“打这龟儿的嘴。”

公羊神啊,退后几步,咩一声,一扬蹄,奋力跃起。

董兴明大骇,落荒而逃。

王木大笑:“花颈项,你绝对值三万,不信,我俩去试一试。”

王木和公羊上了一辆农用车,去了城里。

王木和公羊慢悠悠走在大宁河街。

王木在公羊颈上挂着一张纸:一元一摸,摸我一下发羊财。

城里的男女老幼,驻足围观王木和羊。摸一摸发羊财,发羊财就是发洋财。一元钱多便宜,摸啊。

先是小孩抚摸公羊的头,嘻嘻地笑,将钱递给王木。

小孩摸得高兴,大人也摸。男人摸,女人也摸。

王木盯着公羊,神态庄严,暗示公羊态度必须端正。

公羊自豪,放松自己,让城里人摸吧。

王木肩上挎着个黄布包。一会儿,他的黄布包鼓了起来。

王木见一位小姑娘摸着公羊,舍不得放手,他不干涉。

小姑娘问:“爷爷,我亲一下,也只要一元钱?”

王木点头,亲吧。

小姑娘果敢地亲了一嘴公羊弯弯的角。

忽然,一位妇人怒喝一声:“芝芝,那羊脏死了。看我不扇你的嘴。”妇人朝王木啐了一口,“乡巴佬不是过去的乡巴佬了,老奸巨猾,挣钱的办法想绝了。”

摸羊的人群先是鸦雀无声,然后起哄。

王木的山羊胡子瑟瑟抖颤。他拍拍公羊的头,走吧。

王木重新给公羊挂上一张纸:摸我一下发羊财,付你一元。

摸吧,不但摸羊发洋财,还能挣到一元钱,绝了。

摸羊者踊跃,不亦乐乎。

一会儿,王木挣的钱全被摸出去了。

再过一会儿,王木倒贴了一千八百元,身上剩下二百三十元了。王木摸摸公羊的头:“花颈项,你不止值三万,对不对?天快黑了,回家吧。”王木怔一下,拨通董兴明的手机,“黑心货,花颈项值大钱啊,它想和你说话。”王木把手机放在公羊嘴边。

公羊对着手机气势雄伟地长咩一声。

王木哈哈大笑,朝着西下的太阳一腔吼出:

太阳落土四山黄,

扯把蓑草栓太阳;

太阳栓在树顶上,

一天变成两天长。

 

【投稿平台】新闻热线:023-51522117投稿QQ:117412004分享到:

传媒最新热点推荐

用手机收看独家新闻,请订阅巫溪手机报。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WXSJB到10658600定制。
详细请咨询 023-51699288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巫溪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巫溪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