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那,渐行渐远的温暖记忆

日期:2017年04月24日点击数: 文字:【【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肖  治
 
    我的故乡宁厂,是巴山深处历史悠久的盐业古镇。
 
故乡的山,宁河的水、古镇淳朴厚道的人,曾给了我的生长灵气和源源不断的天然养份。
 
     我是喝着宁河水长大的。离开家乡的时候,我还是个孩子。故乡的盐泉文化、“宝源山”十巫的传说、优扬的船工号子,宁河夜空的灯火,对我来说不止是一种模糊的概念和梦境般的记忆。
 
我喜欢听宁河水流淌的声音,喜欢制盐工人娓娓动听地山歌和来自乡下盐工呢呢喃喃的各种方言;喜欢听老人讲“象鼻石”的故事,痴迷“仙人洞”童子遇仙的传说、留念那沸腾翻滚的大盐锅煮食的连皮洋芋,痴迷宁河纤夫地歌唱,以及红色岁月盐厂工人自主创业,力争上游的传奇。
 
     故乡,离我现在工作的小镇不足30公里。但我内心,总是不敢对它亲近,因为,我怕惊忧了流淌千年的盐水,我不忍目睹,古镇无事人非的风情。
 
     客居他乡,我会不由自主地关心故乡的每一点变化;如今,吴王庙繁华的戏台、庙内的学校和朗朗的读书声不在了;宁厂七里半边街、100步石梯上的露天影院没有了;山谷,疑是银河落九天的飞瀑,儿时喜爱的川剧脸谱、还有《红灯纪》《沙家浜》《智取威虎山》的京戏旋律,早已成为过眼云烟。唯一不变的是对古镇的怀念和那千年不变的白鹿盐泉。
 
     流淌千年的盐泉,那是人类童年时期舌尖上的记忆。每一个久居宁厂的人都曾骄傲地记得,旧时,湖北、陕西一带的先民,时常翻越“鸡心岭”来到大宁盐都,肩挑背磨地长途往返托运食盐。
 
     出宁厂,经檀木、过徐家“一线天”翻越“鸡心岭”沿途的栈道和渝陕鄂三省先民乐此不疲的足迹;是宁河山川不朽的印记。上世纪八十年代国企改革,关闭盐厂,古镇人民“先天下之忧而忧”的风骨、不惜牺牲个人利益的人品,更是经天纬地的一大传奇。
 
     有人说,古镇人的血脉,都有一种来自宁河山水的灵性。正是这种灵性,鼓舞着异乡土地上耕耘的宁河儿女,不忘初心,抛弃所有的烦恼和疑虑;并在异乡的土地上,用智慧和汗水创造新的业绩。
 

上一篇:乡 村“胡子哥”

下一篇:王木和羊

【投稿平台】新闻热线:023-51522117投稿QQ:117412004分享到:

传媒最新热点推荐

用手机收看独家新闻,请订阅巫溪手机报。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WXSJB到10658600定制。
详细请咨询 023-51699288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巫溪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巫溪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