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臷兰英

日期:2017年02月13日点击数: 文字:【【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袁堂栋

巫臷是遥远神秘的古老国度,兰英是民间神话的绿林英雄,而且是绿林里的女英雄,草莽里的女丈夫。“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神龙架”之中心地域大九湖,让湿地、湖泊、森林、草场说话的同时,也把兰英夫妇的绿林抗争文化发掘到了极致,赋予了一样的山水树木不一样的回望品味情愫。

唐朝一马驮三将,请问驮的哪三将?民间歌手提问里,反映的就是纪兰英在老川陕鄂现渝陕鄂交界处的一个个浓缩的生活片断,一段段极富传奇色彩的生活经历、一场场极具刺激韵味的战斗故事。背负侄儿薛蛟、强忍临盆阵痛,临危不乱,率兵迎战,退敌之后产子薛葵,三人随后在马背上度过不少艰难的时光。于是,“唐朝一马驮三将,薛蛟薛葵纪兰英”就唱响了这里的山山水水。

纪兰英和丈夫薛钢反唐的故事,在渝陕鄂一带影响和流传很广,以纪氏行踪命名的地名也很多,在向日葵丛中产子的地方,后来就叫忍子坪,还有率部挖坑、部下丢锅的地方,称之为战坑垭、落锅坪等等。但最负盛名的还是巫山巫溪两县交界处的兰英寨。

兰英寨所在的巫溪,就像一颗月亮,被周边九个兄弟区县像星星一样簇拥着,极显妩媚之态。人们欣赏“万灶盐烟”的奇景,享受巫盐之利的同时,又对此地产生了封闭落后的看法,而介于重庆最高峰阴条岭、华中第一峰神龙架之间的兰英寨,就是老高山,就是荒凉不毛之地,就是贫穷的代名词。

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却没有向命运屈服,始终保持了乐观向上的健康心态,在艰苦的环境中辛勤地劳作,在海拔2000米上下的山水间,找寻曾经的英雄豪杰事迹,编成歌谣并在多种场合传唱。令人叫绝的是,巫溪人祭起好汉旗,打起旅游牌,走林旅结合之路,将峡谷资源和人文传说灵动起来,倾力打造令人流连忘返的重庆第一深谷——兰英大峡谷,让人在景区感受巫溪风景的奇异、文化的厚重、山民的纯朴。

最早听到兰英寨的名字和反映纪兰英的歌词,是读小学时参加集体劳动撕包谷的夜晚。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兰英寨,是1979年读师范的暑假期间,到黄草坪打工的时候。因两县之间有争议,打工未能遂愿,却记住莽莽苍苍的林海,也记住了眉毛坎的峻奇、叮当沟的泉鸣、青草坪的草韵、炮台山的花影、裴家坑的幽深、郭家垭的山风,但兰英寨始终藏在云雾之中,未能一睹真容。

两年后分配到安宜小学,那里海拔1250米,理论上是兰英寨的一半吧。秋冬之季,红叶满山,春夏之交,杜鹃娇艳,到分水岭下的雾起阳坡家访,到峭壁千仞的荆竹桥做客,感受了村民红叶般如火的热情,但兰英寨始终在白云中捉迷藏。2011-2015年,随市县人大代表视察官阳镇老鹰村至兰英寨公路建设情况,每次都与兰英寨失之交臂,但 看到公路逐年延伸、村民生产的东西集中后,开始由骡马、再由摩托转运,后由汽车直运,感到由衷的高兴。

听说兰英大峡谷风景区即将建成营运,我们相约一睹风采。八月末的一天,兴匆匆踏上了旅程。为了寻找所谓的慢生活感觉,没有走高速。车过宁河大桥,花台的碧荷、八龙的浓桑、通城的绿(烤)烟,以及套种的其他庄稼,在阳光下展示着无边的活力。景区门前,连片的包谷随风摇曳,让我想起了当年家访时撕包谷的情形。那晚的劳动,充满了无穷的情趣和欢乐。集体撕满三筐以后,开始分组竞赛,竹筐先满者喝酒,几乎是交替获胜。原来,喝酒的犒赏,只不过是增加劳动情趣的方式而已。午夜休息时分,庄稼汉们又打起了喜庆锣鼓,这时,在故乡之外的劳动场所,再一次听到了歌颂纪兰英的歌谣。赢美酒、打锣鼓、唱山歌(独唱、对唱、混合唱、男女分组集体唱)、猜谜语、讲故事、接歇后语、说四言八句,在兰英寨前的那片土地上,枯燥无味的撕包谷劳动,竟揉进了诸多花样,褪去了劳动的疲乏,丰富了看不见的精神生活。

“堪笑巴民不厌足,更嫌山少画山看。”看到巫山公署壁画,唐朝诗人王周发出了如是感慨。虽然从小生活在大山之中,家门口就是风景绝美的当阳大峡谷,但对兰英大峡谷仍然充满了向往。站在观景平台,背倚绝壁,极目远眺,青山逶迤,峻峰叠翠,绿海茫茫,左前方最近处的山梁,好似一条在绿波中游动的巨龙,天尽头山腰上的建筑,犹如片片白帆,美丽极了。俯瞰脚下,悬崖上的树啊藤啊,迎风歌唱,翩翩起舞,山坡下的花草树木,在风中尽情地玩着接龙游戏,峡谷两边的山峰几乎融为一体。正前方最高处,就是兰英寨方向吧。片片云彩飘荡在山顶,形成山光云影共徘徊的绝妙组合。那朵白云,像只活泼的小猫,调皮地眨着眼睛;一会儿,又变身轻盈的小鸟,仿佛在快乐地歌唱。

置身谷底,两岸石壁欲接,抬头一线云天,轻风拂面,十分惬意。细细把玩,谷南的那座石柱,仿佛放大了几百倍的将军,正在指挥对面崖顶的那群士兵冲锋。也许是士兵的呐喊具有强烈的震撼作用,激发了猴、鸡、猪诸般动物的兴趣,它们也化着钟乳石,盘桓在岩壁上专注地观战。在潺潺的流水声中,年轻人则兴奋地奔向秋千桥,在碧流上空欢呼跳跃。随后,见到状若彩虹的石拱桥,也要作为背景玩张自拍,遇到星星点点的石磴桥,蹦跳一番,蹚水戏水,其乐融融。深潭、激流、浪花、瀑布、涌泉、飞雨,兰英谷水是那样多姿多彩,令纪兰英们没有想到的是,丢命沱、舍命滩等地,不再是令人谈虎色变的地方,而是人们欣赏美景、放松心情、调节身心、怀古抒情的绝好去处。如果你愿意,纷纷花雨落莓苔、青山有约曾携酒、乌桕霜红罨画楼、夕阳古道草萋萋、云在青山有在天等等意境,会在不同的时节体现,等待你去体验、捕捉……

兰英大峡谷,是那样的清纯、古朴、神秘、奇巧,它伫立在长江三峡国家地质公园最北端,正焕发出青春的活力,充满了无穷的魅力。也许,在称之为大峡谷的群体里,她是最袖珍的,站在第一观景平台,景区轮廓依稀可辨,但也有诸多奇特之处,最深达2400余米、平均谷深1500米、谷底最窄处13米,重庆第一深谷名不虚传,有些地方和世界第一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实有一拼。它既古老又年轻,和宝源山一样,从三迭系时期起就有了生命的迹象,是巫文化的产生、演绎的重要区域之一,兰英寨洞穴之多、军事构造之奇,顶尖武侠小说写家看了,也要啧啧称奇。富有传奇色彩的是,它的新生始于1958年,在大炼钢铁还未结束时,巫溪人将兰英寨一带的植被视若珍宝,严加呵护,活化石银杏、珙桐树等珍稀物种获得了新生,蝶状树叶、鸽形花朵,迎风起舞,婀娜多姿。

朗朗艳阳下,汩汩盐泉里,巫溪人发挥聪明才智,从黄帝时期开始,经过连续不断的奋斗,终于创造了巫臷奇迹。巫臷,曾是人们发现自然利用自然改造自然的洞天福地,曾是一个部落一个时代的巅峰标识,曾是美好愿望和幸福生活的样板空间,曾是传说中理想里丰衣足食的世外桃源,人们不纺纱不织布,但都能穿上衣裳,人们不耕种不收割,却都有粮食吃,这里,鸟儿在纵情地歌唱,动物在自由的徜徉,一片和乐美好的景象。纪兰英,这个作客巫溪的英雄,寻常女儿心里,厌倦的,应该是刀光剑影,向往的,应该是铸剑为锄。今天,巫溪建设的蓝图比任何时代都要宏伟,几十万巫溪儿女,正朝着更美好的目标奋勇前行。向东,强化问道,追赶竹溪、竹山、房县(湖北)方向的神龙架旅游;向北,强化取道,向城口取经,致力改善到镇坪(陕西)的交通建设,打通包茂高速公路过境的“最后一公里”通道;向南,强化己道,和巫山、奉节联手,打造长江三峡“金三角”旅游示范区;向西,强化借道,密切与开州、云阳的联系,极力发展特色产业,壮大区域经济实力,全力建设山水明珠。

 “巴夔户牖,秦楚咽喉”,是古人送给巫溪的美誉,今天,峡郡变通衢,桃源书新篇,巫臷焕新颜,兰英更好看!友情的窗户,已向兄弟区县打开,友谊的纽带,已与周边地带缔结,热情的怀抱,已向热爱自然的人们敞开,深情的呼唤,已向热爱生活的人们发出。巫臷,兰英,正以亮丽的风采、百倍的热情,笑迎八方友朋、四海嘉宾。

巫臷古国湮没在历史的烟尘里,兰英传说模糊在刚毅的山峦里,巫溪盐巴流逝在奔腾的浪花里,巫溪火柴留存在人们的记忆里,但自强不息、开拓创新的巫溪精神,似滔滔不绝的巫溪水,永远不会消逝。在巫臷厚重的积淀里,巫溪人一定会高举创新的旗帜,充分运用重庆第一深谷这根撑杆,跳出深谷,跳出兰英,跳出巫溪,在华丽转身的同时,实现新的历史性跨越!

 

(袁堂栋现供职于巫山县社会保险局)

【投稿平台】新闻热线:023-51522117投稿QQ:117412004分享到:

传媒最新热点推荐

用手机收看独家新闻,请订阅巫溪手机报。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WXSJB到10658600定制。
详细请咨询 023-51699288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巫溪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巫溪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