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少年的童年

日期:2016年03月17日点击数: 文字:【【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12岁的马向东抱着小花猫望着屋外的群山发呆,不到一年的时间,照顾自己的爷爷和残疾父亲相继离世,家里仅剩下他和年近八旬的精神病奶奶相依为命。

空闲时,向东抱着花猫和家里的黄狗嬉戏是他最快乐的时光。

向东到山坡上去放羊,总要经过父亲的墓地。

每次放羊经过父亲的坟前,小向东总会把被风吹落的葬花重新整理,因家贫,父亲死后,连个碑也没有。

 

看着8旬奶奶扛着锄头去铲草,小向东忙着抢过锄头,干起活来像模像样。

粗糙的手上镌刻着打工时铁丝划过的痕迹。

        山上缺水,人们全靠山坪塘里的蓄水作饮用水。好在近年来,脱贫攻坚,政府为向东家修了个三居室的简易平房进行“兜底”,房顶可以存储一些留存下来的雨水。“用塑料水管引流到水缸里,烧开了就可以喝。”向东说。

       看着奶奶颤颤巍巍的往楼上攀爬去引水,小向东赶紧把奶奶拦下来。“这个梯子是临时搭建的,太危险了,我担心奶奶摔下来了。”向东说。

 

 

   “归来饱饭黄昏后,不脱蓑衣卧月明”古诗句里牧童以地为床、以天为帐,饥来即食、困来即眠,无忧无虑、自由自在。

古路镇彭庄村12岁的马向东却有不同。一岁时,母亲便不辞而别,至今杳无音讯;而今,照顾自己的爷爷和残疾爸爸相继离世;家里仅剩下年近八旬的精神病奶奶和他相依为命。

 

辍学照顾残疾父亲

 

    傍晚,马向东抱着小花猫倚靠在家里的长木梯上,望着屋外的群山发呆。

   小向东早已记不起母亲的模样,只是依稀记得,三四岁时,在外公家见过一面。妈妈好像长得有点胖,向东回忆。

    四年级下册,10岁的他便告别了家乡的同学们。

刚开始,向东爸爸是想,把他接到身边,父子俩有个照应,让向东在广州一所小学读书,其乐融融。爸爸的右手只有两个手指,进不了厂,但能骑电动三轮拉客挣点钱。    

到广州报名读书时,向东爸爸才知道,昂贵的学费是他所无法承受之重。跟学校沟通后,学校看着爸爸是残疾人,就让爸爸暂交了几百元钱学费,小向东读书的事情总 算有了着落。

    可在广州念书没几天,爸爸不小心被开水烫伤,本就残疾的爸爸伤情特别严重,缺钱医治,无人照料。

     懂事的向东被迫辍学,他要照顾卧病在床的父亲。空闲时,他便游走在广州龙岗的大街上,寻找能为爸爸治病的诊所。好心的诊所医生了解情况后给了向东几支免费的药膏,他怀揣着药膏,高兴地跑回了“家”。

    “那时候觉得能为爸爸治好病就是最美好的事情。”小向东说。

     没有书念,小向东被一个好心的工艺花坊老板收留。从那时起,小向东便开始了和大人一起扎花挣钱。

    “在工厂里打工,因年纪小,手脚不麻利,挣不了多少钱,但可以填饱肚子,不挨饿。”小向东说,幸运的是,工厂里的大叔大妈都很照顾他,还经常给他买东西吃。

     向东说,除了打工,回到出租屋的他还要给爸爸做饭吃,他最拿手的菜是炖萝卜排骨汤。

     一个月过去了,爸爸被烫伤的腿上结下了一层厚厚的疤,终于可以下地行走了。

 

打工挣钱重返校园

 

     “打工太累了,我还是想回家读书。”向东说,“每天清早拿着爸爸给的一元钱买份肠粉当早餐,8点到工厂上班,赶工时,最迟要干到晚上12点。”

   “我想回家,回到爷爷奶奶身边,回到家里的学堂读书。”早已经厌倦了打工生活的马向东怯生生的告诉爸爸,家里读书便宜。

     爸爸同意了向东的想法,还到工厂给他领取了这几个月的工资,一共有一千多元。可就在爸爸领回工资的那天晚上,向东回家的愿望又落空了。

     爸爸拿到工资,把先前欠下的药费付了,并邀请平常几个同样在外打工的叔叔一起玩牌,一晚上,向东的工资就被爸爸输个精光。

    “因支付了医药费,回家的路费就不够了,爸爸想赢点钱把路费给我凑齐。”说到这儿时,向东眼里噙着泪花,好几次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为了筹钱回家,没办法,向东只好又去找工作。可在一个厂子里干了半个多月,老板却只给了他一百多元钱就把他辞掉了,原因是他做得太慢。

城里的夜,灯火通明。小向东揣着一百多元钱走在回出租屋的路上,路灯把他的影子拉得老长。

就在这时,附近学校里的一个男生拦住了他,他认识那个男孩,只是叫不出他的名字。

向东说:“他又高又壮,我怕打不过他,身上的钱被他全部抢走,我看着他径直走进了网吧。”

    钱被抢了,向东不敢告诉爸爸,他怕爸爸生气,自己又要挨打。爸爸生前对他很严厉,小向东一边回忆一边不自在的搓着双手。只见他的手指又粗又短,粗糙的手背上还有一条长长的划痕,那是在做花时不小心被铁丝戳破的,当时流了很多血。

为了弥补这个窟窿,向东背着爸爸,又开始找厂,跟厂里的老板求情。一连试做了3家,终于被“录用”了。

2015年2月,离过年越来越近,向东回家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

“爸爸不愿意回来,他说回来一趟不划算。”向东说,于是他就独自一人坐上了回家的长途汽车。

     回到家后,好在有爷爷奶奶的照顾,小向东又开始在家乡的小学读书。只是,因耽误了一年的时间,同学都变成原来低自己一个年级的小弟弟小妹妹了。

 

面对困难乐观坚强

 

幸福的时刻总是那么短暂。不足半年,还在田间干农活的爷爷突发心肌梗塞去世,回到家的爸爸也病入膏肓。

“听向东的邻居们讲,他爷爷去世的那个深夜,是向东独自一个人打着手电筒走十几里的山路去商店买的花圈和鞭炮。”向东的班主任杨俊说。

2016年大年初三,入冬后的古路镇彭庄村的地面上还结着一层厚厚的冰,风从山沟沟里划来,就像利刀割着小向东的脸。爸爸肩头化脓的肿瘤已然裂开,血流如注,奄奄一息。后经医院抢救无效,不治身亡。

方圆几十里,人过世后都会坐夜守灵,可一贫如洗的马向东家却是个例外。在邻居们的东拼西凑下,当晚12点,他的爸爸便躺在亲戚赠予的棺材里,埋葬在屋后的田坎上。

“小向东的天塌了,家里就只有一个快80岁的精神病奶奶……。”前来奔丧的亲戚、邻居纷纷抹泪。

家庭的重担,眼睁睁地逼近这个还未羽翼丰满的少年。

“还有小半年,奶奶就满80岁了,重活累活,她怎么干得了。”马向东说,“爷爷去世后,家里的农活我能多做点就尽力多做,放羊、掘地、种庄稼耽误了我很多学习时间,所以学习成绩仅能考及格。”

“他比班上同学年龄要大,虽然学习成绩不太理想,但他懂事勤快,还是班上的劳动委员,是老师的好助手。”杨俊说。

山上缺水,人们全靠山坪塘里的蓄水作饮用水。好在近年来,脱贫攻坚政策,政府为向东家修了个三居室的简易平房,房顶可以存储一些留存下来的雨水。“用塑料水管引流到水缸里,烧开了就可以喝。”向东说。

看着奶奶颤颤巍巍的往楼上攀爬去引水,小向东赶紧把奶奶拦下来。“这个梯子是临时搭建的,太危险了,我担心奶奶摔下来了。”向东说。

每当看着奶奶拿着锄头去田里干活,他也总是抢着干。

懂事的向东默默承受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他说:“我想把初中读毕业,多读点书,长大一点了再到外面去打工,让奶奶的晚年生活过好一点。”

小向东唯一不知道的是,8旬奶奶陪伴他的时间越来越少。

天阴沉沉的,还下着蒙蒙细雨。小向东放下锄头,牵着已经怀孕的山羊,走向屋后的山坡。

向东边用手指比划边说:“还有三个月,羊就要下小崽子了,又可以多卖点钱买米和油。”(图文/记者  李美华)

 

 

 

【投稿平台】新闻热线:023-51522117投稿QQ:117412004分享到:

传媒最新热点推荐

用手机收看独家新闻,请订阅巫溪手机报。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WXSJB到10658600定制。
详细请咨询 023-51699288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巫溪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巫溪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