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邦妮:家乡是一种味道,电影是一种宗教

日期:2015年11月12日点击数: 文字:【【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图为柏邦妮和她喜欢的家乡老鹰茶(冉春轩 摄)

记者 冉春轩 李美华

她少年得志,因《写给妹妹的一封信》走红网络,在西祠拥有个人论坛“像邦妮一样爱你”,并出版有同名散文集,被网友们亲切的称为“西祠第一才女”。

后来她成了著名编剧、作家。她的文字干练、直接,富有精神张力及生活气息。

原名张珊珊的她,20岁那年,与一场《邦妮与克莱德》的电影邂逅,因女主角“柏邦妮”与强大命运作斗争,永不屈服,最后在阳光下身中167枪而壮丽死去的镜头而动心,从此便给自己起了一个与电影女主角同样的名字,她就是《奇葩说》里爆红的祖籍重庆巫溪的女孩“柏邦妮”。

拽着荧屏的光柱往上爬,电影就是工作

20岁那年,她遇见了电影学院的老师张果到学校讲电影,于是,便迷恋上了电影。

“电影就是宗教,学生时代的生活非常暗淡无光,唯有电影就好像那个荧屏会发出光柱,然后就拽着爬向了电影。”她说。

因为热爱电影,高考那年以全省艺术类状元的高考分数考进南京艺术学院学习不到一年,她就毅然退学去北京电影学院当上了一名旁听生。旁听四年,她终于考上了研究生,并成为了演视巨星赵薇同班同学。

于是,“编剧”就成了她挚爱的舞台。

她先后参与编剧《浪子燕青》、《新版红楼梦》、《花木兰》、《撒娇女人最好命》等影视作品。

    做编剧,她学会了从一个大的视角看人生,学会了去理解每一个人。在生活里,遭受到不可思议的事,不可理喻的人,她总是试着去了解,去站在别人的逻辑和视角思考问题。

她说:做一份职业久了,人的性格和行为模式会改变。创作初期的她,也是二十多岁,少年心性,说话特别有趣,张牙舞爪,一顿饭吃下来,所有陌生人都会记得她。后来渐渐的话越来越少,人越来越安静。    

做编剧让她实现了从表演者人格到观察者人格的转变,让她实现了自己的电影梦想,这是她的工作,她说。

从抑郁走向阳光的女孩,电影就是生活

09年,她跟彭浩翔导演合作了《撒娇女人最好命》。之后的五年,是她最不顺的五年。《撒娇》 迟迟不拍,和张一白导演合作的《美味关系》项目中止,呕心沥血写了八个月的《左耳》项目中止,她写的话剧《北京我爱你》被禁,舞剧《金瓶梅》被禁。

心急的邦妮在这五年里患上了抑郁症。

直到《拆婚联盟》的项目重新启动,她才见到了一丝阳光。

站在编剧的视角,她有两种生活感受。一种就是变得更愿意去观察生活,去体会普通人情百态。她开始下意识的喜欢去观察别人的职业,她发现所有的职业都是有魅力的;一种就是要把自己的心态放得比较谦卑平和,去耐心的体会一些东西。

邦妮说:“全速的奔跑只能听到风从耳边冲过的声音,而停下来,才可以看清这个世界。”

为此,她很喜欢海明威说的话——“饥饿是很好的锻炼。”

她觉得饥饿是一种生活状态,22岁的时候,全身心的饥饿,对爱情,对生活,对所有一切……

因为肥胖臃肿,因为那个夏天父亲看着肥胖的女儿焦虑得到处找减肥偏方,不顾男人的尊严拖着疲惫的身体进出每一个美容院而感动。

她开始了自己的减肥计划,强忍着饥饿,无休止的运动,让她在今后的几年,甩掉了肥胖。

“其实像我们编剧的生活非常的乏味,就是看书、写东西、写博客、看电影、看电视,你在工作还是休闲,在别人看来是完全一样的。” 

“喜欢电影,爱上编剧就像爱一个人,就是交给这个与我们对峙的世界一个人质。我爱你,就是将我自己交给你,把我自己当成人质交给你,从此,你有伤害我的权力,你有抛弃我的权力,你有冷落我的权力。别的人没有。这个权力,是我亲手给你的。千辛万苦,甘受不辞。”

她并不经常快乐。生活从来对她都不是轻松的。但是她总以为,无论怎样受伤害都要去爱,无论怎样被背叛都要相信,不管怎样被攻击都要真诚。

对她来说,爱是一种信仰。就算爱情最终破灭,但爱仍然还在。

她说,失恋有四个阶段:第一个就是不接受这个事实,觉得不可能,第二个是愤怒,生气,中伤,埋怨,第三个阶段是尝试挽回,哀求,疯狂,第四个阶段是发泄,寻找替代品,急于想和一个陌生人恋爱。然后……平静下来,继续生活,再爱上下一个人。唯独电影,她一辈子都会爱下去。

谈到自己最满意的作品时她会说是自己30岁时的作品《老女孩》。

所谓的老女孩就是,还喜欢二十岁时喜欢的香水,还戴着二十岁时的琥珀戒指,还穿二十岁时候的衣服,还喜欢二十岁的时候喜欢的那种男孩。她也许成熟,但绝不世故,她也许复杂,但并不浑浊。永葆好奇之心,永远赞叹,期待奇遇,梦想不是一个目标,是一种气质。

她在《老女孩》中写道:亲爱的老女孩,也许你也和我一样,渐渐觉得,生命中爱情不再是最重要的事。重要的是,我们爱自己,爱生活,爱这个并不完美的世界,爱一切让我们欣然愤怒的事物。告诉我,你爱这个世界的理由。让我们相信总会有点儿好事发生!

“希望有一天,《老女孩》也能拍成电影”她说,因为电影就是她的生活。

情系故里,家乡是一部永存记忆中的电影

   “我说希望我们家阳台上铺满鹅卵石,这样,晴天的时候可以在上面走走,很小女孩的想法。有一天回到家里,就看到阳台上铺满了鹅卵石……”男友给了她惊喜,可在她内心里,那仅仅只是自己童年对家乡大宁河滩满是鹅卵石的美好回忆。

         小时候和哥哥一起在大宁河边玩耍嬉戏,陪伴着她的就是那五颜六色、形态各异而又光滑的鹅卵石。当见到男友把鹅卵石按照自己的意愿搬进了家里,心情格外高兴。

     四、五岁就离开了巫溪,但却忘却不了那片可爱的鹅卵石。

     十年前,回到过巫溪。十年后再聚却发现巫溪变得更加神秘而美丽。

    “离开家乡很早,但乡音很亲切,能听懂,就是不会讲了。”邦妮说,但那是她血液里固有的东西,记忆深处的东西,是无法抹去的痕迹。就像她的口味,完全属于巫溪。回到巫溪后,妹妹结婚,前去吃席,几十个菜,觉得样样都好吃,每样都是好东西。

    “我有一个乡缘乡情很重的家庭。每年大姑小姑她们都给我寄家乡的香肠、腊肉和老鹰茶,味觉就一直停留在那里。”邦妮说,”印象中,奶奶赶场买肉回来炒着给我们吃,无比的美味。”

     儿时的记忆还仅仅是停留在老城里。这次回来,变化太大了,紧直不敢相认。回来的时候已是晚上,整个城市灯火通明,淳朴而现代,旅游氛围浓烈,到处洋溢着巫文化的气息,更增添了时代的魅力。

    “红池坝、宁厂古镇,古栈道,古盐泉,荆竹坝悬棺……再加上几千年的巫文化底蕴,这些都将成为我电影创作的源泉。”邦妮说, “以家乡巫溪为背景写一个穿越题材的电影,修仙而神秘,肯定不同凡响。”

          “这次回来,很多人都来跟我认老乡,既感动又开心。感触最深的是我贴出了家乡的好多美丽风景在微博,一个微博粉丝跟帖说:‘一个人有故乡是很难得的,有一个这么灵秀又悠远的故乡更难得。’很珍贵,很感动。”

         “以后一定常回家看看,争取以家乡巫溪为背景创作一部电影,因为家乡是一部永存记忆中的电影。”邦妮说,“家乡是一种味道,电影是一种宗教。”

 

 

【投稿平台】新闻热线:023-51522117投稿QQ:117412004分享到:

传媒最新热点推荐

用手机收看独家新闻,请订阅巫溪手机报。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WXSJB到10658600定制。
详细请咨询 023-51699288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巫溪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巫溪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